教室裡的熱氣正慢慢燉著大家的精神,就像青蛙似的,當大家發覺的時候,意志力早已沉
下夢境,而在這個地方,只有兩個人依然保持清醒,一個是老師,這自然不用說明,另一
個人則對自己的清醒感到愉悅,卻也稍稍感到羞恥。

從他的前方,一陣陣的香味飄來,那是介於蘋果與檸檬的水果香氣,來源就是正坐在他前
方的女孩子,她也是幾乎身陷夢境的其中一人,身體卻意圖做出抵抗,頭點著、點著,正
好與時鐘的秒針完全一致,一波波的髮香也隨著節奏,忽強、忽弱,忽強、忽弱。
他不經意的抬頭,老師的視線恰巧與他對上,他連忙心虛的低下頭盯著課本,而就在課文
之間,他看到了一條橫畫的黑線,他不自主的抹過,才發現那是一根頭髮,小心翼翼的捉
近鼻尖一聞,更強的香氣侵入神經,他卻不敢再多聞,他將髮絲小心翼翼地收入自動筆芯
的盒子當中,十六歲的他,不清楚收藏這根頭髮究竟有什麼意義,但是,他還是做了,就
是這樣,他心想。

他繼續不自主地向前靠著,渴望著更多的香氣。

此後的每一刻,他開始渴望著她的愛,她的好,但是愛不是香氣,他一直不知道愛是否能
讓他精神振奮,他只知道,渴望讓他飽受煎熬。


十年過去,他怨恨著當年那個踏不出去的自己。
四十年過去,他開始習慣伴隨煎熬醒來。
七十年過去,他開始享受伴隨煎熬睡去。
一百年過去,他開始衷心感謝煎熬。


百年間,父母死去,他的子嗣也分散到幾百萬公里的外地去了,有的生,有的死。

但是他依舊活著。

他看著人類在眾星蔓延。百年間,科技逐漸掌握自然,他看著那些那些科學家發現一個又
一個的奧秘,像天上繁星般的奧秘,再看著它們變成中學課本上的一部分,他依舊活著。


直到太空船的數量終於超過銀河系的行星之後,複製人類的技術才首度於民間普及化,雖
然倫理觀念的「進步」可能才是最大的推手。


他依舊活著,並首度為此欣喜若狂。他成為了第一個申請者,媲美太空船數量的表格隨之
而來,但是百年來,這些問題早已在他心裡徘徊流轉,成為他思考的一部分,他很快的將
它們全部解決。

在一個小小的房間裡,一個男人坐在他的前方,機械式的微笑(身為一個機械人,他無可
避免),先對繁複的手續道歉,然後拿出一份最後確認的文件,依舊是細節的複雜化,他
沒有異議,很快的在上面烙上二維認證。

「那,一切都準備就緒了,最後,請提供我們材料。」

他小心翼翼的從口袋拿出筆芯盒,顫抖程度不下那個百年前害羞的自己,慢慢地打開了蓋
子,然後倒出那根髮絲,輕飄飄的到了桌面。


機械人與他對看了三十秒。


「呃,先生,」他尷尬的說,「這樣的量……可能不足以作為材料。」

「不足以?」他望向髮絲,再盯向機械人。

「是的。技術上,我們需要一定數量…這樣…太少了。」

「一根不夠嗎?」

「先生,我們不是魔法師,不能無中生有。」他試圖解釋,語氣卻帶著優越。


氣氛變得可怕,連機械人都感覺的出來。


「那,」他指向頭髮。「這玩意兒能幹嘛?」

「我們可以幫你……幫你……製造更多的頭髮……」

「……可以算半價。」他彆扭的補充。

老人想了很久,久到機械人的心智迴路以為自己的計時裝置出了問題。

「就這麼辦。」他說。



七天之後,他收到了以精密容器保存的頭髮,髮絲在淡黃色的液體中飄盪著,他打開容器
,將液體倒進馬桶,取出了全部的頭髮,然後小心地放進了一個沒有棉花的枕頭之中。
當晚,他躺著枕頭之上,沉下夢境。

創作者介紹

這樣的夜晚,適合這樣的故事

艾蘭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